站在门口

2020-01-25 08:57

似乎没有什么收获。不过,刘传洲处有了消息:某个小区保安说,当天中午,街上有人想对行人携带的ipad下手,没有成功。可以确信,小偷就在这里。

雨天地铁站外连发窃案

天已黑了,雨一直下。街灯亮起,水光映射灯光。眼见遭遇晚高峰的堵车潮,顾、刘陷入沉默。他们返回海伦路站,在y饭店找到队长沈政杰。只见大群面露疲惫的乘客撑着伞涌出地铁口。“这鬼天气,必有案子!”于是,顾俊杰被指派在四平路(天水路的南侧)一处公交车站蹲守,刘传洲、沈政杰在四平路(天水路北侧)巡查。同一班公交车开过三次后,顾俊杰听到手机响了,喃喃几句,向天水路走去。

“我哥哥在北新泾站被偷过。”

“别以为雨天小偷就歇了。那么多乘客进出地铁站,一手撑伞,一手拎包,正好便于小偷下手。”“入冬以来,全市扒窃案高发。扒窃‘热区’已从轨交站区延伸到了站外街面”……这几句话,顾俊杰在队里已听了许多遍。情报显示,连续两周,地铁4号线“海伦路站、临平路站、大连路站”附近多次发案。顾、刘两人正是为此而来。

时值岁末年初,节假日接踵而至。随着出行增加、人流集聚,各个商圈、轨交区域扒窃案件多发。反扒民警在此时最为忙碌,他们蹲守在商圈、街面、站区,通宵达旦打击扒窃,为增加市民安全感而默默工作。本版今起推出“岁末年初安全防范季·反扒”系列报道,讲述申城反扒战线的故事。

孤独盯梢:情报有没有错?

“是。我第二次在这被偷。7月份我的钱包也被偷了。”

顾俊杰在四平路、天水路街角停车,在这,他能环视地铁4号线海伦路站周边情况。他隔着车窗用手机拍下对街y饭店的招牌,以便留作“足迹”。几分钟后,他的同伴刘传洲也钻进了这辆轿车。车启动了。时间是15时30分。

“姑娘,这是你的手机吗?”

“我可以……请你们吃蛋糕吗?”

“我们已经抓住小偷了。”

16时,顾、刘分头行动。雨中,顾俊杰沿街“散步”。他闪进了一家面包店,站在门口,像个躲雨的路人。一个穿着黑风衣的男人走过街角,一会儿,又返回。顾俊杰偏了偏头,没说什么。顾俊杰反扒生涯的师父是出了名的“人民广场狙击手”——整天“定”在人民广场地铁站,注视着人来人往的超大客流,留意可疑对象的反常行为,就能收获“大鱼”。30分钟里,面包店的自动玻璃门机械地关上、打开,关上、打开。最后,他放弃了这个“观察哨”。

不动声色走过小偷面前

顾俊杰口中的“队里”是指上海市公安局轨交分局刑侦支队一队。一队共有7人,6人是“85后”。年轻警察本事不小。2010年,顾俊杰刚到反扒队报到,第二天就在世纪大道站抓住小偷。后来,他在川沙公交车上追踪小偷,抓捕那刻,突遇一个陌生人从旁出手,正是申城“名捕”陈峥。不过,他们最引以为傲的是主动出击收集情报的机制。曾经,他们走访机场发现线索,在磁悬浮列车上抓住小偷。顾俊杰相信,这次的情报也不会错。

“好。下次去那儿瞧瞧。”顾俊杰与刘传洲相互一击掌。“啪!”

远处的人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在围观人群的中央,四条汉子倒在雨夜湿冷的路面上。沈政杰立刻给对方上了手铐;那厢,小偷把手伸进口袋,想要弃赃。顾俊杰双手环抱锁住对方双臂,刘传洲把半个包子塞进嘴里,赶上来给那人补上手铐。一个年轻姑娘站在边上,提包拉链开了一半。

16时30分许,顾、刘驱车经过闹市街道,街边,小吃摊点飘来一阵焦香。突然,轿车调头、靠边。顾俊杰发现路边公交车站的人群中有个可疑的人。未及多说,他跳下车。一会儿,一辆868路公交车靠站,顾俊杰和嫌疑人同时消失。刘传洲驾车竭力跟上,与868路车平行行驶。然而,车内开了空调,车窗雾蒙蒙,什么也没看到。几站路后,顾俊杰喘着气回到车上:“那家伙,眼神‘到位了’,可就是没出手……”

“谢谢。可是还得麻烦你帮我们做笔录。对了,你有家人被偷过吗?”

几乎同一时刻。刘传洲买了一个包子作掩护,随即,他认出了两名小偷:“他们视线向下,走路频率相同……这就是贼。”沈政杰盯上了其中一人,刘传洲站在远处观察局势。顾俊杰走回来,也认出了小偷。他不动声色地从小偷面前走过,原地转身,绕到两人背后。这样,沈政杰、顾俊杰各盯一人,进入“攻击位置”。

冬季的一个冷雨日,一场便衣反扒行动悄然展开。